长长的河.

呐喊也是没有用的,因为周围就没人听得懂
解释也是没有用的,因为他们就没人愿意听

哎,真的不想再待在这里了,我没能同化这个地方,却感觉他即将把我同化.想出去,想找些能聊得上来两句的人吧,感觉这里的人都是一群一天只知道抖音快手学猫叫的人,很绝望,格格不入.没人愿意听听我说的,没办法啊,想生活下去就得装得和他们像一点,就只是偶尔透露出来的我喜欢的东西时,他们的眼神,一半鄙视一半仰视,没有人与我平视的

赶紧赶紧考出去,不想待在这了

也只敢在这上面发发牢骚了,发QQ上怕是要被孤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评论